暴躁用户虾饺

【美宣】欲


三.
“初次见面,这种关系不太好吧。”
吴宣仪看着孟美岐只愣了片刻
下一秒
脖颈滑过枪口的冰凉感,耳边传来子弹清脆的上膛声
无一不在提醒她面前是什么人。
“你平时这样谈交易,也难怪雇主想买你命了。”吴宣仪轻笑着拉开安全距离。虽然枪械不是她熟悉的领域。但她现在可以笃定面前这个小狮子不是来取她性命的人了,“小朋友,你要不要换个老大,跟我走啊”看着孟美岐红透的耳朵真是有趣。夺回主动权的感觉不要太好。
“吴老板挖人都这么随意吗。”反手收枪的动作一气呵成,老练的架式仿佛在抗议小朋友这个称呼,“三天前,有人上门花大价钱让我绑你。但时间,是下周的这个时候。”捧起手边还没凉透的奶茶,抓着吸管找珍珠的孟美岐倒真像是小朋友了。
“那为什么…”话还未问完,
“我是无意淌你们的浑水,但我不绑你。朱家会找我麻烦。他们真的好聪明,还没绑你就想好了送我去顶锅。那我就替他们做另一个决定。”此时面无表情的孟美岐倒真有几分杀戮的血气,“你被绑的消息已经闹的满城风雨。三天之内我还是有自信,不论人狗都嗅不到你的踪迹。”
“不用三天,你心想的事就能成吧。”吴宣仪不笨,既然对方将到话说到这份上了,背后意思她也明白了九成。“那我是不是还要感谢你促成吴家即将到来的盛世。”
“那倒不必,只求吴老板可以放我一条命,让我混口饭吃。毕竟两条疯狗互相咬死,或是被你们打死,就没有我这个小卒子的用处了。”珍珠嚼完的孟美岐就差在脸上写上沮丧两个大字了
“你又怎么知道一切会如你所愿呢。小朋友,再大的恩怨,在商言商也不会和钱过不去的。”吴宣仪是个商人,伤人七分自毁三分的事情从来不是她的作风。
“我的卖身契,不知道在吴老板这里,值多少钱呢。”明明前一刻还在主动逃离亲密接触,此刻却俯在自己身上毫不掩饰侵略性的小狮子,是想将自己卖个好价钱吗
吴宣仪不知道,而身上人也似乎也没打算给她思考的时间……
既然已经这么乱了 那我们关系复杂一点
才更应景吧
——————————————————————
车是不会开的 成年是成年了 2字也差不多打头了 但车是真的不会开 突然熄灯
大家晚安

【美宣】欲 2⃣️


二.(大概短篇又要扯成长篇了…后续看大家反应再更了,文笔真的幼儿园,ooc代言人了)
“你一直都是这样做事吗?”吴宣仪倒是吃了不少。大部分原因或许是这些菜还蛮合胃口,不然即使很饿。没有肉,也不会有动筷子的欲望
“嗯?”不太理解这个人的反射弧,前一秒还让自己买杯港奶回来解腻。下一秒就开始不知道跳到哪了
“你一个绑匪诶,一头金发,还一套红色运动服。脸也不遮一下。我的理解就会变成,你将成为我最后见的人。”吴宣仪不想死,至少不应该是这个时候。
“啊…吴老板还是直接一点。我不太懂你们生意人的圈圈绕绕。我就是个打枪的,听命令卖人命。至于这一身红色运动服,刚失业,最近时运不济还比较穷。凑合穿个红。别见怪。”说罢顺手脱下红色外套,内里也只是套着一件圆领纯色黑tee,整个人看起来和大学生一般。
吴宣仪只是抿嘴笑,没有再继续和小绑匪交流。既然都在绕弯,那就比谁更有耐心啊。12岁离家,蛰伏七年再回h市一举接手吴家的吴宣仪。从来不是花瓶
上一个交手的敌人怎么形容她来着?
似猫,是虎。而且是必成王的虎。
“我想 我们可以重新认识一下…”
————————————————————
看着自己卧室沙发睡得安稳的一团,吴宣仪仍是满满的不真实不确定感。
从绑匪到贴身保镖
23年倒是头一回经历这种反转。那天已经做好准备坦然面对死亡。眼前的小绑匪却开始和自己谈交易。也是有趣
“吴老板,我呢,前段时间确实成了几个人最后见的人。不巧就失业。丢了铁饭碗。可是失业也得揭锅啊。我这个专业再就业也不容易专业对口。就接点活养养自己。前几天这笔生意的老板呢,肚子小胃口大。我怕他撑死了付不了尾款。重点是他没你有钱。”小金毛笑的灿烂,两排牙亮白亮白的。不知道还以为是小朋友在和姐姐撒娇。
吴宣仪嘴角轻挑 “你的话多少真假我也不猜。但有一句你说对了。不管是谁,确实没我有钱。要赚,还是和我做交易划算。”这个局面倒是自己从未想过。有趣。
“所以重新认识一下。前特警一队队长孟美岐。”
突然凑近所带来的人体温度让吴宣仪下意识侧身避开,抬头对视,一双笑眼染上几分慍怒
“解绑啊。捆着你怎么看都像我在胁迫你诶。吴老板反应这么大,没交过男朋友啊?”嘴上花花,孟美岐手上还是稳的,几下就给解开绳结。像是自言自语似的“没交男朋友也好,h市这群披着人皮的豺狼,哪个不想生吞了你。内里外里,他们都贪。”将麻绳随手扔到一旁,刚要起身,却被身下人一把拽住。嘴唇热度与耳根冰凉贴合瞬间的刺激感还是让孟美岐攥紧了拳。却不想这人开口才是真的刺激,轻轻蹭着耳垂,气息似有若无抚过脖颈“那你呢,想要我的内里 还是 外里啊”

【美宣】欲 (正式的第一章)


一.
  下午五点半,h市中心。
即使是旅游城市。这个点也是人流量最大的时候。下班的白领,放学的孩童,拉着行李箱的旅客。熙熙攘攘的拥挤在中心的街头。
  街道一旁停泊阿斯顿马丁及里面坐着的佳人更是引人注目
“宣仪,忙完了吗。你公司楼下猥琐男好多,搭讪老套,眼神还恶心。都当我小女孩一样好骗”
“好了,我哪敢让你程大小姐等啊。进电梯啦。餐厅位置订好了,咱们待会过去就可以吃啦。”
街对面的奶茶店里。一个一头金发的女子将手机的王者荣耀直接挂机退出,她已经知道这局稳赢。而现在,她这个刺客到点变成战士了。扣除的信用积分打几局mvp就能补回来。拿起面前的港式奶茶一口饮尽。将手机放进工装外套口袋,拉上口袋拉链。扣了下帽沿。起身,推门,径直朝阿斯顿马丁走去。
绑架
  挂了程潇的电话进电梯,不像往常走负二层的地下车库 今天和程潇约了晚饭没带保镖。从正门出来突然后颈一疼。
吴宣仪噩梦惊醒般睁开双眼。陌生的环境,舒服的淡黄色灯光,没有奇怪的味道,后颈还在隐隐作痛。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但是这个绑架,似乎还有点温馨。
按说正常人遭遇绑架这个时候已经号啕大哭或者跪下求饶。
  而吴宣仪现在只想见见绑匪,让他别饿着自己这个人质。毕竟愿意把人质放床上躺着还隔着被子绑的这么舒服。让绑匪补上自己还未吃的晚饭,不过分吧。
饿着肚子,头脑反而更清醒了。虽然绑匪还没出现,但是绑架的缘由自己倒是猜的八九不离十了。有人当她是花瓶,也不想想瓷器是怎么锻造的。
  思绪被由远渐近的声音打断,是个女孩子的声音。吴宣仪有些出乎意料。不过既然是女绑匪,倒是对另一些事放心了。被绑不可怕,担心的是那些叔伯花钱请的人什么都敢做
  女孩子的声音很有特点,听音色很年轻。不过话很少,偶尔出声也只是回应对方。
脚步近了,吴宣仪看着门口的眼神带上一丝期待。接手吴家五年,明面上还是第一次这么狼狈。
  “滴答”磁卡门锁开启的声音
  一头引人注意的金发还穿着整套的红色运动服绑匪真的第一次见。要么真的自信过头,要么这个人真的有这个实力敢这样做。
  目光对视的时候,两人倒是迷之默契的相视一笑。
  看吴宣仪望着自己,小绑匪倒是有些惊讶
  “醒了?”
  “准确来说,是饿了。”吴宣仪虽然被绑着没法坐起身。但神色自然仿佛在和老朋友聊天
  “不好意思啊。要委屈吴老板几天了。我这没有米其林大厨,只有我做的几个小菜。您赏个脸尝尝?”
  声音很清脆,语调也很轻松的,金发衬得这人脸蛋更是稚嫩。外表看来倒是有些几分像程潇家不懂事的小朋友。不过她的张扬与轻松不是富家子弟养出来的浮夸骄纵
更像是草原狮子掌控全局后的狩猎。

脑洞延伸产物 ooc 幼儿园文笔
学音乐抄多了谱子看惯意文现在文笔是真的强求不来。
走向是卧底X大小姐
全文无傻白甜。后续=套路与反套路(但是我这个文笔是撑不起这个脑洞)
大概人设笑起来傻白甜。眯起眼勾嘴角切开全是黑的大小姐(参照前两次公演的五选一)和话不多岐岐怪怪年下的套路故事

一个脑洞

纯脑洞 ooc
肉体关系的互相暗恋
大小姐X忠犬年下
互攻
啊……
不会开车
难过了

太虐了:

大噶点个赞啊

LOFTER娱乐主播:

18岁,是怀揣梦想初入团体的年少追光者。

19岁,是从替补成员一步一步努力,终成第六的逆袭者。

20岁,是公演舞台上、为你而歌里认真帅气的努力者。

21岁,是一心向前、不惧风雨,勇敢地喊出“偶像顶点”的无畏者。

即将22岁的你,也注定在这繁华世界绽放出更璀璨的星光。

任这世间斗转星移,我们的心只属于你。


【李艺彤22岁生日LOFTER开屏应援】


【应援时间】

12月01日-12月16日


【应援方式】

点赞本帖,集齐10000颗小爱心

(指路>>图片下方小心心) 即可解锁1223生日开屏


李艺彤的22岁,一定会更加闪耀。

同人文的真相

erickasper:

被泄露等商业机密😂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试阅50,正文10。








9.文手总有一刻想仰天长叹“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








10.破事一堆的时候文思泉涌,闲得发霉的时候瓶颈期。








11.傻白甜热度永远比正剧文高,不信随便点个cp的tag榜单。








文手往往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一个回复就能让他们高兴好久,善待文手人人有责。








【可以转载,请注明出处。不要关注我了!!!超害怕!!!求您们!!!顺便让我大喊一声:曹丕是个好人!!!】


芸雨 注定(2)

注定 (二)
喜欢可以是一种情绪或是一种欣赏。
但它未必是习惯,未必是爱情。
如果不等于爱情的喜欢,激情退却后,徒留的只有美好的回忆,与无尽的烦恼。
起初和闫明筠在一起时,很开心很快乐。好像这个人满足了自己对另一半所有的设想,仿佛十几年以来所有的快乐都不及与她在一起时幸福。
可两人都忘了,烧的越快,越剧烈的火焰,最后剩下的只有满满的灰烬与硝烟。
问题出现的很快,两人都是很好的性子,可总有些东西无法磨合。过于相似的性子使两人约会的场景经常就在图书馆安安静静的看书,爱人呆在身边的感觉很甜蜜,可蒋芸却觉得缺了点什么。可每当梦会惊醒望着天花板时,蒋芸自己也不知心里空的那块角落,该放的,是什么。
仔细想想,自己也有十天半月没见着袁雨桢那疯丫头了。日日和闫明筠粘一起,都忘了这个闹了自己十几年的孩子。
和袁雨桢待一起很烦很闹很吵,不在身边却还有些想她了。下了床随意披上件外衣就走到对门按门铃。还奇怪为什么今天门开的这么慢,见到门后的袁阿姨心下也了然了。以前余震总是飞奔过来,自己刚敲门就开了。阿姨又怎会有余震那速度呢…
“芸芸你找余震震吗?她和对楼的温温还是络络出去了。今晚都不回家了好像,要不阿姨打个电话给她,她肯定……”
“不用了阿姨,让她玩吧,我也是过来看看您家有没有人在,我爸刚拿回几盒茶叶,让我给您带过来。”袁阿姨话还没说完蒋芸便打断了,她当然想到余震若是知道自己来找她肯定第一时间飞奔回家。可现在自己却编了理由拒绝了阿姨的好意,心里脑中都是一团乱。
记忆中这么多年袁雨桢一直粘着围在自己身边。也是因着自己让她失了很多朋友很多玩伴,余震的性格总会有很多同龄的小朋友喜欢跟她玩。那时的她比现在还闹腾,但还是收了天性黏着自己乖乖的蹲在书房角落陪着自己看书。不管自己说了多狠的话还是笑笑的继续跟在自己身后…就算是有时候自己无理取闹拿她宣泄情绪,也还是照单全收…
袁雨桢
我好像越来越不懂你了
好像十几年来,从未认真看过,呆在我身后的你。

芸雨 注定(一)


我们也曾走失,还好,兜兜转转,你还在这里。
———————————————
如果说三岁一个代沟,那蒋芸和袁雨桢中间大概划着两个鸿沟吧。
作为邻居,袁雨桢粘了蒋芸十三年,也烦了蒋芸十七年。
时间总会模糊掉很多界线,比如友情,比如爱情
袁雨桢看过蒋芸和闫明筠在一起,也见证了他们的分手。当然,也目睹了他们分手后纠缠不清的狗血剧情…
闫明筠出现前,袁雨桢还能自我欺骗芸姐对自己的暴力是种特殊。后来想想当时自己也是天真得可笑。
如果可以,袁雨桢巴不得回到那个下午乖乖待在教室哪都不去。这样也不会无意中瞥见蒋芸笑得温柔又灿烂的侧脸。不得不承认那样的芸芸很美,虽然是对着闫明筠。
想来,闫明筠的微信,喜好还都是自己给芸芸打听的。是自己反应迟钝,芸姐那么淡漠的性子对一个人那么好奇那么上心不是喜欢还会有什么呢
芸姐喜欢的是这种类型啊,比自己确实好很多很多呢。而且俩人看起来也确实般配。以前一直觉得芸芸直的跟电线杆似的不会喜欢女生。现在想想,是不会喜欢自己这样的女生吧。
就这样多好,最近的距离,最远的人。袁雨桢,要学会知足。那段时间袁雨桢耳边心里总会自动播放这句话。哭不出来,也笑不出声。毕竟自己笑的多了,在别人眼里哭也会是笑哭吧。
一开始挺难熬的,芸芸担心单独和闫明筠出去会尴尬总爱拖上自己。明白职责的袁雨桢总是走在俩人前面说着一些无聊的段子或是突然大笑,又在转过身时自然的拭去眼角的湿润。
后来他们俩在一起久了自然也不需要自己这盏电灯泡啦。光荣退出的袁雨桢记得自己正式知道他们在一起后还傻傻的把芸姐的所有爱好习性列了两张a4纸偷偷塞给闫明筠,还故作威风挥着拳头警告闫明筠敢辜负芸芸就完蛋了。
那段时间芸芸还问自己为什么感觉疏远了,自己当时还笑得没心没肺问小时候不是巴不得我离你远远的吗,是不是不习惯有人吵有人烦啊要是这样自己就天天闹你们约会哦。自然换来的是一巴掌和一个瞪眼…
袁雨桢还是那个笑得没心没肺的袁雨桢
只是身边再也没有一个惯着她管着她的蒋芸了